陈·锋 一把咸鱼剑

    陈·锋 February 29th, 2020 at 03:48 am

    黑暗的不是体系,而是体系中依仗权利肆意妄为的蛀虫,不否认有清廉之人,但蛀虫的存在,让体系腐朽,令人作呕,以至于质疑体系的纵容,乃至怀疑体系的黑暗。

    陈·锋 February 17th, 2020 at 02:30 am

    最压抑的,不是失望时的斥责,而是夜深人静难眠之时,微信里三言两语的叹息。

    陈·锋 February 7th, 2020 at 02:39 am

   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,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。——索尔仁尼琴

    陈·锋 October 2nd, 2019 at 11:25 pm

    无声的哭着的时候,还能笑着打出“哈哈哈,还好啦”。
    必须要伪装好自己,不能让别人因为自己的不开心变得不开心,这是一种成长也是一种悲哀吧。

    陈·锋 January 12th, 2019 at 08:00 pm

    工作小半年,懂了一件事。当你有一天,接到老板委派的你所不熟悉的工作内容,你需要边学边应用的时候,是为了技术去学习而不是为了那份工资的时候,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有的人能活出自己的价值,有的人最后会被淘汰。

联系方式

关于我

  • 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,爱好瞎搞,啥都会点,啥都不精。